饮眠

杂食党,主食gl/bg
小姐姐是世界的财富
希望有小姐姐来撩我啊~( ̄▽ ̄~)~
想产粮但是懒癌晚期

故园有此声


主蝶盲   部分蛛机园医杰佣
小标题均来自林白 《过程》
有部分私设
美智子教你一年搞定海伦娜(不

一月你还没有出现

        “听说了吗,庄园来了一位新监管者。”在等候大厅准备今日游戏的幸运儿,饶有兴趣的与女士们聊起了监管者的八卦。

        “据说是一位优雅美丽的女性监管者,”艾玛将来自老父亲的小道消息广而告之,眼神却游离到身侧的艾米丽身上,不安分的手趁机覆在艾米丽的手背上,继而紧紧握住,“不过在我眼里不会有比我的天使更美丽更优雅的女性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艾玛!”艾米丽有些羞恼的声音响起,艾玛对着她绽开一个笑容,手上力道却丝毫没有放松,几番挣扎无果的艾米丽只好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看不见艾玛和艾米丽之间的小动作,不过此刻她早已出神,脑海中浮现出了昨夜回声定位出的一舞倾城的虚影。

        她失去了视觉,但其他感官也因此变得更加敏锐,出于好奇,海伦娜在昨夜听到歌声后摸索到声音源头,她听到了对方轻盈的舞步,婉转悠扬的歌声,却如同做贼心虚一般躲在远处树后,通过敲击盲杖感知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并不敢用力敲击,生怕惊扰了那位夜中独自起舞的佳人,因此感知到的并不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她就是,新的监管者吗?”

二月你睡在隔壁

        这是海伦娜面对新监管者红蝶的第一场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是新监管者,海伦娜也并不敢掉以轻心,尤其是了解到红蝶的第一场战斗以大获全胜告终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求生者第一次面对红蝶。皮尔森,玛尔塔,奈布和艾利斯四人自告奋勇,原本准备让新监管者体会到被遛到自闭的滋味,结果却短时间内落了个一败涂地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艾利斯和奈布无往不利的道具,被红蝶一个技能迅速拉平距离,玛尔塔的信号枪被一个飞天技能预判躲避,只有皮尔森先生的手电筒派上了用场,若不是亲眼目睹,任哪个求生者都无法相信,新监管者精巧的扇子武器与纤细的手臂,竟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求生者们也了解到红蝶的一个弱点,她害怕被求生者的视线注视,在求生者面对她时,红蝶会用扇子遮挡住面容,行动速度也会减缓。

        但这对世界一片黑暗的海伦娜也算不上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 同伴们已经被送回了庄园,还有两台电机没有破解,海伦娜只好凭借记忆摸索地窖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,在出现心跳时,海伦娜慌忙躲避,不料在转角处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    被一种完全陌生的香气裹挟的海伦娜有些恍惚,但她很快意识到这应该就是新监管者红蝶,她尝试着敲击了一下盲杖,转瞬即逝的光明无法让她精准捕捉到红蝶的模样,她向相反的方向跑去,却因为羸弱体质不幸在翻板时被恐惧震慑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海伦娜?”红蝶若有所思,仔细打量面前抱头跪地的小姑娘,温和的声音与果决的杀戮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被红蝶绑在气球上,也不徒劳挣扎,只是默默等待被送回庄园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她听到了地窖特有的刺耳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 红蝶将海伦娜带到地窖旁,因为顾及小姑娘的伤势,并没有直接扔在地上,而是小心的将海伦娜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您要放了我?”海伦娜有些不解,到目前为止,红蝶的战斗一向是无人生还,并没有杀三放一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走吧,我是新监管者红蝶,你可以叫我美智子。”在地窖刺耳的风声下,红蝶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海伦娜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在心中默念红蝶的名字,直到确认完全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您,美智子小姐。”

三月下起了大雨

        雨天,是庄园少见的风景,连绵的雨导致游戏难以正常进行,这让早已习惯了追逃的求生者们有些无趣。

        雨水落在军工厂的断壁残垣,激起湖景村水花涟涟,平日求生者与监管者喧闹紧张的追逐氛围不再,却使庄园多了几分寂静阴森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等候大厅的氛围却与庄园全然不同,在昏暗的烛光灯火旁,等候大厅的求生者们玩起了国王游戏,班恩沉默坐在幸运儿身侧看他凭借幸运buff大展身手,特蕾西帮助瓦尔莱塔打理义肢,杰克与红蝶二人在一旁执子斗智斗勇,红黄棋子交错,每一步都显得惊心动魄,在阴森的庄园中,这一刻监管者与求生者异常和谐温馨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对她很上心。”杰克察觉到红蝶频频看向海伦娜,点了点红蝶因走神放错了的棋子,低声开口,“这样我赢的可不算光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并没有加入大家的游戏,独自一人坐在大厅窗边聆听雨声,盲杖放在身侧,整个人显得孤寂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妾身只是好奇罢了。”虽然落错一子失去了大好局势,红蝶停留在海伦娜身上的目光依旧没有收回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。”杰克看向国王游戏中被幸运儿命令亲吻玛尔塔手背的奈布,握住棋子的手愈发用力,他一开始对那个倔强坚强的雇佣兵上心,同样是因为好奇,却在深入了解后陷的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既然我们都无心下棋,这一局也不需要继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看到杰克扔下棋子起身走向奈布,加入在他眼里十分幼稚的国王游戏,不得不感慨爱情让人变得盲目,她整理好桌上的残局,起身走向窗边。

        “美智子小姐,有什么事吗?”海伦娜听到声响,判断出来人是美智子,她回头望向声音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 “被发现了呢,妾身已经很小心了。”红蝶轻笑出声,展开扇子遮挡住脸,慢慢走近海伦娜。

        “您不用畏惧我的视线,我看不到美智子小姐。”听到了扇子展开声音的海伦娜偏过头错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加入他们吗?”美智子望向窗外渐停的雨势,再次开口,“那妾身邀请海伦娜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   海伦娜点点头,探出手摸索盲杖,却被美智子伸手按住,美智子的手很温暖,肌肤细腻的触感让海伦娜一时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带盲杖了,今日妾身来做你的眼睛。”美智子俯下身,朱唇贴近海伦娜耳畔缓缓开口,属于美智子的独特馨香扑鼻而来,温和的声线入耳,温润的气息激起皮肤战栗,这一切无不刺激着海伦娜敏锐的感官,让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 她试图按捺住跳动不止的心,却无法保持镇定,只能用颤抖的声音回复美智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五月我们对面坐着,犹如梦中

       这场比赛,红蝶在还有四台电机的情况下放倒了其他三个求生者,般若像在来到海伦娜视野前早已变成了美人像款款走近。

        她看着海伦娜十指灵活舞动,密码机被飞速破解,并不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解机很快呢。”在一台密码机被破译寻找下一台的间隙,美智子轻笑,柔和的声音在海伦娜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我看不见,身体羸弱。队友经常因为照顾我而引走监管者,让我专心破译。”海伦娜低下头沉默片刻,“我带给父母甚至朋友的,都是照顾我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为什么来到庄园,为了治好眼睛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但我不可能达到逃离目标的,我太弱了,我没有玛尔塔小姐的信号枪可以救人,也没有艾利斯先生的体魄撞击监管者保护他人,我只会给朋友们添麻烦。”海伦娜的语气有些黯然,以及不能帮助同伴的自责。

        “信心是命运的主宰,妾身相信海伦娜一定可以达成心愿的。”美智子有些心疼小姑娘,开口宽慰。

        密码输入完毕,海伦娜已经开启了大门,她回过头望向美智子的方向,下定决心问道:“我可以看看美智子小姐的模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看不到美智子此刻疑惑的表情,也没有等待美智子回答,径直走近她,踮起脚尖抚上了她的脸,一遍遍描摹她的眉眼,纤细的手指划过鼻翼,拂过朱唇,动作虔诚小心,如同在抚摸易碎的珍宝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海伦娜慌乱收回手,美智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觉得脸上一阵酥麻。

        “美智子果然很漂亮呢,谢谢您,我会努力的。”海伦娜低头向她道谢,脸色早已通红,几乎是落荒而逃般冲进大门离开了红教堂。
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望着海伦娜离开的背影,嘴角扬起了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真的是很可爱的小姑娘呢。”

六月里青草盛开,处处芬芳

        “小特,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或许有吧。”特蕾西摆弄机械的手停了片刻,瞥了一眼苦恼的海伦娜,看似漫不经心地询问:“红蝶对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啊!美智子…我…不是……”海伦娜被戳中心事,一脸慌乱,想开口辩解,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   “庄园里应该都看出来了。”特蕾西看到她这副模样,恶意补了一刀,监管者中红蝶的能力算得上出众,求生者面对她时大多一败涂地,而每当有海伦娜时却能大获全胜,兵不血刃,就像杰克于佣兵,班恩于幸运儿,这在求生者中早已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很明显吗?”海伦娜更加苦恼了,她的确暗恋美智子,但却没有在庄园同伴面前表现出来过,而且大多都是两人独处没有旁人,倘若庄园都知道了,那岂不是美智子也……会不会给她造成烦恼……

        特蕾西看着纠结的海伦娜欲言又止,最终只是无奈叹了口气,真是当局者迷。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织了一个月的中年男性衣物是要送给特蕾西的?”红蝶用奇怪的目光审视着小心翼翼包装礼物的瓦尔莱塔,还是没有抑制住好奇心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特蕾西一直想成为父亲的骄傲,这身衣服是我在她和父亲的合照上看到的,做好后能给她的傀儡穿,至少像是父亲还陪伴在她身边。”瓦尔莱塔回答,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欣喜,“幸好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小盒子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装的是心形的茧,黑白二位先生说七夕是东方向恋人告白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妾身预祝你成功。”美智子看着一旁傻笑不止的瓦尔莱塔,把玩扇子的手顿了顿,“也提前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还不打算对海伦娜下手?”瓦尔莱塔看向红蝶,语调轻快,隐隐有着调侃意味,“庄园里几乎都成双成对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美智子垂眸不语,只是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姑娘真的很喜欢你,你感受不到?”瓦尔莱塔不了解朋友此刻纠结的内心,却也不好多说些什么,这毕竟是二人的私事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不应该属于这里,”红蝶避开瓦尔莱塔探究的目光,站在窗口眺望远方,用只有她自己听的到的声音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想给海伦娜……她真正想要的。”


七月,悲喜交加,麦浪翻滚连同草地,直到天涯

        “思君戚戚如月影,照遍疏桐朔鸟鸣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七夕,庄园主为了活跃气氛,要求庄园里每个人写一份七夕寄语,同时也会收到一份他人的寄语,海伦娜收到了千纸鹤,因为看不见寄语内容,便拿去由特蕾西代念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美智子有喜欢的人了吗?”海伦娜尚未因为收到美智子的寄语感到欣喜,便被内容打击的脸色苍白,虽然不是很理解,但也隐约有了猜测,而这一猜测让海伦娜的心情瞬间变得低落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小特的七夕寄语写了什么呢?”海伦娜用拙劣的方式转移话题来掩盖自己的无措,往日必然会因此调侃海伦娜的特蕾西却在今日罕见的保持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特蕾西脑海中浮现出了工作台上父亲并不宽厚的背影,同样的,回想起了今日瓦尔莱塔对她的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 “特蕾西,这个送给你。”瓦尔莱塔郑重的将包装好的礼物递给特蕾西,一向果决的屠夫在此刻竟然有些羞涩迟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特蕾西展开礼物包装,看到了那身陪伴了自己度过了童年的熟悉服装,看到了那颗用茧裹成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在特蕾西疑惑的眼神注视下,瓦尔莱塔小心补充了一句:
       “相思成茧,特蕾西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特蕾西惊慌不已,如同叠加了八百层胆怯的效果,让她计算精密的大脑陷入混乱,甚至慌不择路的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此刻,特蕾西竟理解了海伦娜患得患失的的心境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,特蕾西是你的骄傲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在七夕的夜里,特蕾西独自一人坐在湖景村海边,紧紧抱着穿上父亲衣装的小傀儡,泣不成声,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缓缓靠近的瓦尔莱塔。

        “特蕾西,你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我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    特蕾西低声啜泣,在湖景村的海边,瓦尔莱塔拥住特蕾西,仿佛这样就能带给她所有的慰藉。

        特蕾西觉得自己眼花了,又或许是那件熟悉的衣装带给她的错觉,清冷的月光照耀下,她竟然在小傀儡脸上看出了属于父亲的慈祥笑意。


八月我守口如瓶,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

        “你问我是怎么追到艾米丽的?”艾玛放下手中的工具箱,折起一只玫瑰放在手中把玩,转身正对着来到花园询问自己的海伦娜“如果是你的话,不需要啊,按照红蝶对你的上心程度,她不倒追你就算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别打趣我,她那么美好,我却只是一个羸弱的小瞎子,她怎么会喜欢我呢,或许只是同情而已。”海伦娜想起美智子的七夕寄语,整个人显得颓唐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理解你。”艾玛点点头,望向稻草人先生被烧掉前所在的位置,陷入了回忆,“一开始艾米丽总是认为我对她是亲情,将她当做母亲的寄托。”艾玛摇了摇头,眼中有几分无奈,她并不是小孩子,她清楚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,但是那个比她年长十岁的医生小姐却错解了她的感情,又或许,艾米丽只是不敢去相信,不愿去面对一个比她小了十岁的孩子口中的情感,说到底,还是这样的自己无法带给艾米丽足够的安全感,让艾米丽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的迷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在这里,我第一次抱了艾米丽,她虽然有些抗拒,但终归没有避开。”艾玛向前走了两步,站在花园中心位置,虽然海伦娜看不见,但也能够想像此时的艾玛一定流露出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为了艾米丽烧掉了最心爱的稻草人先生,我告诉她,我对她有欲望,我对她的感情不属于亲情的范畴,如果她想要赎罪,想要完成昔日的承诺,那就和我在一起吧。”艾玛低语,露出了恶劣的笑容,不同于往日良善的园丁小姐,此时的艾玛浑身都散发出危险的讯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天使,她只能属于我,任何阻挡我的人,都会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突然有些羡慕,羡慕艾玛能够勇敢的表达出对艾米丽的情感,能够果决的拒绝皮尔森先生的爱意,而怯懦的自己却不敢迈出哪怕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,祝你好运。”艾玛将手中玫瑰递给海伦娜,目送她离开花园回到大厅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是你的话,会为了红蝶选择放弃吗?”


九月和十月,是两只眼睛,装满了大海,你在海上,我在海下

        庄园新开启了2v8模式,原本空旷的湖景村也因为新模式而变得热闹起来,游戏的战局愈发混乱,双监管者凭借默契配合让求生者们战绩持续走低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一模式下,玛尔塔和特蕾西因为自身debuff放了个小假期,反倒是艾米丽与海伦娜成了新游戏的常客。

        在新模式下,海伦娜也能持有一件武器,这让不能抛下盲杖的她多了一分生存几率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来到电话亭兑换,体验了玛尔塔的信号枪,尝试了艾利斯的橄榄球,在昏暗的视线下,海伦娜遗憾的发现,即使她有了朋友们的道具,依旧不能发挥应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只好接受现实,找了个角落的密码机,并没有发现身侧开了匿迹一直跟着她的红蝶。

        长期的游戏让海伦娜精神疲倦,后果便是几乎从不炸机的海伦娜在短时间内失误了好几次。红蝶发现了海伦娜的异样,在看到追在奈布身后的绅士也无心抓人后,美智子决定愉快的佛系一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去海边休息一会?”美智子现出身形,打断了正在破解密码机的海伦娜,在海伦娜讶异的神色中牵住她的手,将她带去湖景村大船。

        清凉的海风拂过,空气带着几分腥甜。她们并排坐在甲板上,美智子伸手将海伦娜拥入怀中给她带去温暖,担心羸弱的小姑娘经受不起寒风的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靠在美智子肩上,嗅着美智子身上的香气,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?”美智子轻唤怀中的小姑娘,并没有得到回应。长时间的精神紧绷,让海伦娜身心都疲惫不堪,直接在美智子的怀中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看向海伦娜的睡颜,伸手理了理海伦娜被海风吹乱的发丝,鬼使神差的俯下身,在海伦娜的唇角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    猎猎风声中,美智子的低声哼唱响起,悠扬婉转的声音飘荡在湖景村,伴随海伦娜入眠。

        半梦半醒之间的海伦娜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认为这份美好只是自己臆想的梦境。


十一月尚未到来,透过它的窗口,我望见了十二月,十二月大雪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 “瓦尔莱塔,今日拜托你了。”红蝶目送海伦娜和其他求生者进入红教堂,转身看向今日的监管者瓦尔莱塔。

        庄园的轮回机制十分特殊,只要能够完成足够的逃生局数,下一局游戏便会出现真正的逃离之门,如果错过,就要再次从零开始轮回,这在监管者内部早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 “美智子,你真的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庄园并不是不能离开,求生者们有些是为了秘宝而来,有些则是因为身负罪孽,但他们却在庄园找到了心灵的寄托,拥有了相伴一生的人,因此不愿离开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若是你向海伦娜表明心意,小姑娘必然会为你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瓦尔莱塔虽然明白友人心意已决,不是自己一两句规劝能够改变的,却还是坚持进行尝试,她不希望再看到错过,如同红教堂亲眼目睹的宾客未至,佳人已逝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紧紧握住手中扇子,颤抖的双手表明此刻她的内心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 “瓦尔莱塔,不要劝我了,我希望海伦娜能够留下来,但我不能这么自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 像寻常一样进入庄园的海伦娜,并不明白这一次的游戏意味着离别与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,带着光明离开庄园,不要再回来了。”美智子看向海伦娜的背影逐渐隐没在远处,悠长的目光中是眷恋与不舍,手中扇子落地,强大的监管者此刻竟握不住轻巧的扇子。

        红蝶的声音在庄园中消逝,低语的告白声,是海伦娜期待已久,却无法亲耳听到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    对红蝶而言,爱是付出,是为了另一个人,抛弃人心惯有的自私为己的本性,是宁愿失去挚爱之人,也要让她获得梦寐已久的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 “海伦娜,妾身心悦你。”







        这是寻常的一场游戏,美智子坐在监管者的椅子上小憩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离开庄园不到半月,她却度日如年,无奈之下美智子只好请求代替其他监管者值班,试图通过忙碌的追捕游戏淡化对海伦娜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 劳模红蝶自然而然收到了求生者的抗议,已经连续一败涂地的求生者虽然对此怨声载道,但也在日常游戏中照顾红蝶的情绪,海伦娜这个名字消失在庄园,如同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,坐在等候大厅的幸运儿,艾米丽和艾玛看见拿着盲杖蹑手蹑脚入座的海伦娜,无不瞪大了眼睛,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用口型示意同伴她来拖住监管者,同时揉了揉蹦到桌子上不停蹭她的胡子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 开局,海伦娜便迫不及待敲击盲杖,在熟悉的身影进入感知范围时,就直接向监管者的方向跑去,她胸腔中的心跳越来越快,或许是距离监管者越来越近的恐惧,又或许是其他不可名状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 人心不过方寸之间,遇见某个人便注定会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 在看到美智子的瞬间,海伦娜抛下了手中盲杖,忘记了羞涩,扑进了美智子的怀中,双手紧紧搂住美智子的腰部,埋在她的怀中贪婪呼吸属于她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海伦娜?你……回来了?”美智子感受到有东西扑入自己怀中,下意识伸出手中扇刃,但下一刻,熟悉的感觉便让她收回了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丢下我,和失去美智子的光明世界相比,海伦娜更想回到庄园做美智子的小瞎子。”海伦娜咬住下唇,踌躇片刻后才用细若蚊哼的声音向美智子表明心意,她始终将头埋在美智子的怀里,试图掩盖住早已红透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 所幸两人距离极近,美智子才听清了海伦娜所说,看到小姑娘发红的耳根,美智子心中一片温热,这是迈克斯都没有带来过的全新感受,原以为已经冰封的心,竟然会被一个小姑娘暖化,这在她看来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遗憾吗?”她低头吻了小姑娘的额头,映着海伦娜的眼眸中满是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会啊”海伦娜抱住美智子的手依旧没有松开,在美智子怀中闷闷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海伦娜失落的语气让美智子心中一紧,却在下一刻释然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最遗憾的就是还没有亲眼看到美智子就变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盲杖敲击声回到了美智子的世界,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曾经是出色的舞者,但一场意外到来之后,再也没有人敢正视她的表演,她也因此没有再在外人面前起舞过。

        对美智子而言,在来到庄园的第一夜,在看到那个被歌声吸引来的瘦弱身影隐没在树后,通过敏锐的感知欣赏她的舞蹈的那一刻,命运的红线便将两人缠在一起,注定刻骨铭心。

end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四月消失了因为跳着写的我没有脑洞了(ಥ_ಥ)
或许有开车番外(收起你危险的想法